坚持教育扶贫!一位山东“父亲”和他的2246个孩子

孙建涛在整理扶贫档案。

第五批全国岗位学雷锋标兵、泗水县微公益协会会长孙建涛继续在教育扶贫之路上攻坚着。从1号到2246号,协会的扶贫档案逐渐增厚,协会志愿者们六年踏遍596个村庄,走访6000多户家庭,为教育扶贫走过60多万公里。如今,这支扶贫志愿团队正酝酿教育扶贫的长远规划,酝酿制定儿童服务化标准以及儿童服务体系。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王博文王浩然)

妈妈患有精神疾病,奶奶年老多病,全家仅靠爸爸种地艰难维持生计,拍客团当下决定尽己所能帮助娇娇。

3月6日,在泗水县新时代文明实践中心二楼的泗水县微公益协会办公室里,孙建涛正在翻看“扶贫档案”,一本厚厚的档案,记录着1号小姑娘的成长历程,她的名字叫娇娇。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洲研究所所长崔洪建表示,单边主义和多边主义的矛盾如今已成为西方社会内部最重要的分歧。欧洲正试图抛下美国,推行多边主义理念。德法就在4月初建立了“多边主义联盟”,以期在欧洲、美国和其他地区的民族主义抬头之际,进一步消除分歧,促进全球合作。

“我也是母亲,看到了娇娇的照片,很心疼。”曹冉说,从那时起,她决定做丈夫在教育扶贫路上的坚强后盾。

在7月至9月份,孩子的爷爷一直在打电话询问上学的事情。

孙建涛回忆说,有一年,他们帮扶一个父母有残疾、只靠爷爷照看的孩子,想把孩子接到当地的全日制寄宿学校去读书。

因为他们知道,他不仅是两个孩子的爸爸,也是2246个孩子的“爸爸”。

“后来孩子顺利入学,几天后,爷爷离世了。”讲到此处,孙建涛停顿了几秒,眼睛有些发红,“我想,把孩子交到我们手中,爷爷很放心。”

2014年之后的6年间,泗水县微公益协会的志愿者们走过60多万公里的路程,踏遍全县596个村庄,走访6000多户家庭,筛选真正需要帮扶的困境少年。

一个信念:要把教育扶贫做好

娇娇的帮扶档案编号是“1”,直至今日,帮扶档案的编号已到“2246”。

此后,孙建涛的心中萌发筹建泗水县微公益协会的想法。娇娇,正是泗水县微公益协会救助的第一个孩子。

而在如何看待全球抗疫问题上,美国与欧洲也存在巨大分歧。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副研究员扈大威表示,疫情暴发伊始,欧洲本希望美国牵头进行疫苗研究、领导各国抗疫,但特朗普政府不仅没能牵头抗疫,“断供”世卫组织等做法更是破坏了全球赖以缓和疫情的多边机制,“欧洲非常沮丧”。卡内基国际和平研究院欧洲网站曾在3月17日刊文称,美国拥有庞大的研究中心和顶级医疗诊所,本应与盟国携手合作,展现世界领导人的风采,但美国政府并不准备怎么做,“欧美间的争执体现了西方的脆弱”。

美国不仅抢物资、挖墙脚,欧洲疫情甚至还被美国两党当作互相攻讦的工具。特朗普毫不留情在盟友伤口上撒盐。他在4月18日召开的一场发布会上表示,美国死亡率远远低于西欧国家,“西班牙的死亡率大约是美国的四倍”。而纽约州州长、民主党人科莫则用疫情从欧洲传入美国,来指责特朗普政府没有尽早发布对欧洲的旅行禁令。

“在成立之初,其实我们的想法很简单,就是能帮助一个算一个。”孙建涛说,这个想法在之后的每一年都在改变。事实上,对困境少年了解得越深,他们就觉得肩上的责任越重。

大疫当前,没有国家能够独善其身,多边主义才是战胜疫情的有力武器。正如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所说,“我们面临共同的威胁,只有共同应对才能战胜它。”(海外网评论员 戴尚昀)

2013年5月,孙建涛第一次见到娇娇,也正是因为这个女孩,孙建涛的生活轨迹发生了变化。

“你看,这是刚见到她时拍的照片,目光呆滞、不肯抬头说一句话。她现在已经被爱心人士资助,到县里的一个全日制学校上学了,性格开朗了很多,脸上也有9岁孩子该有的笑容。”孙建涛翻看着档案,眼里充满了爱。

娇娇的五姥爷尹彦彬在接受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电话采访时说,正是“孙建涛”们的到来,才让娇娇能够在健康的环境下生活。

在孙建涛的带动下,如今一有时间,他们一家四口就会一起下乡,去看望困境少年,陪他们聊聊天,做做游戏。

一家四口一同下乡看望困境少年

“一开始很不理解,家里有两个孩子,他为什么不能多花点时间陪陪家里人?”孙建涛刚接触公益时,他的妻子曹冉有过抱怨。直到有一次看到丈夫镜头下困境少年的照片,她一下子明白了丈夫为什么在教育扶贫这条路上这般执着。

现在,这个孩子在爱心人士的帮助下,在泗水县博士源小学读四年级,学习和生活都很好。

公开透明赢得更多爱心援助

这些年,他几乎每年都去娇娇的家,把点点滴滴的变化,用照片的形式记录下来。

那时他还是泗水拍客团的团长,外出采风经过一处村庄时,镜头里的孩子让他们心头一颤。“当时她只有2岁多,站在那里,和周围破旧的环境在一起,那个场面真的让人心疼。”

帮扶档案上,每一笔资助从哪儿来,帮扶的具体内容是什么,都记得清清楚楚。会计的账本上,每一笔钱由谁汇来、到哪里去,都和帮扶档案上的内容相匹配。将信息做到如此透明,才赢得更多的爱心人士。

疫情在全球蔓延以来,西方世界内部对美国单边主义的失望和不满情绪与日俱增。美国在欧洲疫情高峰期抢夺欧洲口罩,被德国参议员安德烈亚斯·盖塞尔讽刺为“现代海盗行为”;特朗普挖德国疫苗公司“墙角”,有意花重金购买德药企科研成果专利权,遭德国激烈反对。德国外交部部长海科·马斯表示,“德国的疫苗研究是全球合作的重要组成部分……我们不能允许其他人只想获得研究结果的情况。”

一个女孩改变他的生活轨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