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萨克斯坦汉学家哈菲佐娃与中国的缘分是命中注定

中新社努尔苏丹5月14日电 题:哈萨克斯坦汉学家哈菲佐娃:与中国的缘分是命中注定

哈萨克斯坦自然科学院院士、历史学博士、著名汉学家克拉拉·哈菲佐娃即将前往北京参加亚洲文明对话大会,而她的人生经历就如同一部文明对话的微纪录片。

现在,哈菲佐娃桃李满天下,学生们毕业后工作在中哈交流的各个领域。“我的第一批学生大部分在国家单位工作,多数去了外交部、海关和航空公司,后来的学生里有些当了老师。”

尤值一提的,是其中的“生活”议题。从产业的角度而言,音乐无疑具有高经济含量,将成为推动成都经济高质量发展的强大助力。而更不可忽视的,是其对精神生活的提升功能以及其天然的交流属性,对成都的高品质生活、高效能治理也具有显而易见的效力。

第一次出手就具有如此规格,足以证明,“三城三都”的国际性、世界性定义,绝非“纸上文章”,成都的世界文化名城建设,迈出了重要和实质性步伐。

因而,这场大会背后的更高目的,实际上是打造最美成都生活,打造属于每个成都人的精神安放之地。

音乐,是天府文化的独有印记,是成都三千年烟火气的最美晕染,也使成都成为自古以来最具“黏度”的城市。

哈菲佐娃的著作中,《丝绸之路上的文明对话》《清王朝和哈萨克汗国》《中亚和东亚的文明对话》《14至19世纪中国在中亚地区的外交》等代表作均致力于以大历史的视角重现不同文明之间的对话与交融。

“55年音讯不通,但她寄来这首乐曲,无需言语,我们就知道彼此的情感了。”如今,每逢大学和研究机构举办活动,哈菲佐娃就会播放《琵琶语》。

忆及自己的汉学研究生涯,今年已80岁高龄的哈菲佐娃说,与中国的缘分是命中注定,“我的生活中最有意思的、最美好的都和中国有关,中国在我的生活里像是节日一样”。

音乐与生活、产业与城市、人与世界,透过大会确定的一个个议题,也可以看到,这不是一场局限于音乐本身的盛会,这将为成都城市音乐产业以及其他文创产业营造一个风口,也将成为成都对话世界的一个最便捷通道。

1988年前后,哈萨克斯坦高校开始筹办东方学系,成立中国语言文学教研室。当时的师资力量和教学条件均显薄弱,哈菲佐娃承担起了大部分工作,开始和同事们培养汉学人才。

哈菲佐娃1939年出生在哈萨克斯坦西部地区,少年时期就“遇到了”中国。她说:“1949年时,我们的少年杂志、报纸里有关于中国的内容,我当时就对那些文章里的中国十分感兴趣”,“我从小就很想学东方学,希望能学印度语言、印度历史或中国历史,后来决定学中文。我觉得中文非常有意思,像画一样。”

从塔什干国立大学毕业后,哈菲佐娃曾在撒马尔罕任教两年。此后由于历史原因,东方学系关闭,哈菲佐娃与中国的联系被切断了。2018年,在中国媒体的帮助下,哈菲佐娃联系上了在北京的老同学吕桂珍,今年初还收到了吕桂珍寄来的新年贺卡和刻有乐曲《琵琶语》的光盘。

红星新闻首席评论员 刘琴

此次花落成都,并成为大会创办以来规模最大、国际化程度最高的一次盛会,显然体现了国际社会对成都“音乐之都”的“身份”认同。而且,这是自成都提出建设世界文化名城、打造国际音乐之都以来,举办的首个全球性音乐产业大会。

哈菲佐娃拥有一系列“第一”:哈萨克斯坦第一位汉学博士、第一个高校汉语教研室主任、第一位系统整理中国与中亚关系史的学者,出版发表了100多部著作和文章。

无疑,这对以“三城三都”为城市新品牌的成都而言,具有非同寻常的意义。作为全球最具创新性和影响力的音乐类国际会议,“音城会”历来在全球负有音乐盛名的城市举行:英国布莱顿、美国华盛顿、德国柏林、澳大利亚墨尔本……

借此次大会契机,成都将与全球78座音乐城市建立连接,比如于2006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选为世界首个音乐之都的意大利博洛尼亚市,就将与成都城市音乐厅缔结姐妹剧院,同时,成都还将联手意大利博洛尼亚歌剧院、西班牙特累里费歌剧院,开启蓉欧“一带一路”音乐合作计划。这无疑将使成都城市音乐氛围更加浓厚,让成都人的音乐生活更加多姿多彩。

从南丝绸之路起点一路走来,成都始终站在世界的十字路口,在音乐的八面来风中沉淀出包容多元的城市特质。而今,以这场大会为标志,成都将为全球文化交流、音乐互鉴搭建更加广阔的新平台,让文化在交流中流动起来,催生更多的经济机会,更强劲的发展动能,更丰富的精神滋养,让城市在开放中更有温度,更显意趣。

1962到1964年,哈菲佐娃到北京大学留学。“中国老师和同学对我非常好”,哈菲佐娃说,那时候物资短缺,课本不够用,“我的同学吕桂珍就给我抄了一本书,让我刻骨铭心。现在我把这本书交给了哈萨克斯坦国家档案馆”。

接受采访时,哈菲佐娃告诉记者,老师教导她在研究中国文化的同时也要对游牧文化进行研究,“因为中国文化和游牧文化的对话、碰撞和交融是古丝绸之路(精神)的主要体现”。

哈菲佐娃说,她把对中国文化的热情传给了女儿,女儿在研究柳宗元的散文。文明间的对话正在传承。(完)

顶级、国际性、规模最大,透过这一盛事的一个个标签,可以预见,借着音乐的翅膀,成都本土音乐与全球具有重大影响力的音乐资源将实现更广泛嫁接,成都的音乐产业将会有一个实质性提升,成都别具魅力的天府文化、生活美学也传播更远,成都城市形象业将更具辨识度、饱满度和鲜活度。

哈菲佐娃中学毕业后工作了两年,之后进入塔什干国立大学东方系。那年她19岁,正式开始学习汉语。哈菲佐娃的老师们大多在中国工作和生活过,对中国文化,特别是书法、绘画、历史有着精深的研究。

“文化沟通可以增加不同国家、民族之间的相互了解和信任,使我们的世界更宽容。”哈菲佐娃说,不知道历史上的中国,就不了解现在的中国,“我经常叮嘱学生们,中国文化博大精深,一定要利用空闲时间多研究,培养兴趣”。

凤求凰,说唱俑,二十四伎乐……音乐中的成都,自古以来跳动着欢愉的灵魂。豪放如李白,于蜀琴蜀音中“为我一挥手,如听万壑松”;优雅如薛涛,“每到宫中歌舞会,折腰齐唱步虚词”;就连心忧如杜甫,也沉醉于“锦城丝管日纷纷”,慨叹“此曲只应天下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