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当前农产品保供应是一场硬仗

疫情当前 农产品保供应是一场硬仗

疫情正同时作用于产业的上下游:一方面一些农产品在田间地头无人问津;一方面城市里巨大的需求需要满足。物流是保供给最大的挑战。

石羊农科的农牧产业包括饲料生产和生猪、肉鸡养殖,养殖户分布在甘肃、山西和陕西的村庄,疫情爆发后许多地方封路、检查,公司生产的饲料没办法及时到达养殖户的手里。

为了防止疫情扩散,过去一周,一些地方政府采取不同的方法,控制人员流动,这种方式固然能起到防控作用,但许多农产品主也担心,封了路、人不出门,货谁来送,食物怎么送到超市和菜市场。

张龙主卖麒麟瓜。海南陵水盛产麒麟西瓜,每年十二月份是西瓜的成熟期,这会儿,第二批麒麟西瓜马上要熟了,但自从1月25日当地确诊了一列新型冠状病毒患者后,来下单的人就少了。2019年,当地的麒麟瓜每斤能卖到3.6元~3.7元,今年的价格已经掉到了1元多。

中国薯网是一家在内蒙古的土豆电商平台,除了发布土豆交易的相关信息,公司自己也种植土豆供货给华东、华中和西南及西北等地。今年春节前,公司的货已经销售完,为了满足下游客户的需求,该公司负责市场部的刘经理正在找寻货源,“土豆货源不缺,就是找不到人分货,保证不了货品质量。”

另一方面,一些企业担心假期延长,很多人返程后还要在家隔离,人的外出意愿不高,而农产品配货需要人,这些都会影响农产品供应。

而原料的供给也是个问题,公司的饲料生产原材料有100多种,供应商也分布在全国多地,一般走公路运输,“正月十五以前如果交通仍然通行不便,就会对我们造成极大的挑战”,常青山发愁,原料发不过来,没办法生产饲料,猪和鸡吃什么?

另一头,销售部门每天都接到新增订单,公司每天接到的订单几千吨,和往年相比,翻了十倍多。想念食品给各个经销商发了函,要求不涨价。孙君庚发现,春节期间,北京、深圳的一些市民已经开始着手囤粮,挂面就是其中之一。手中有粮,才能心中不慌,“这个时候,稳物资就是稳人心。”

想念食品是河南南阳一家主产面条的食品公司,离疫情中心武汉不到400公里。

于建兵有80亩地,1亩地产量5000斤,他算了算,还有37亩地的瓜马上成熟,再过半个月,剩下的10多亩地也要成熟了。去年,他在种植上投了90多万元。

春节期间,想念食品工厂里的机器不停地转,虽然已经放假,但工厂一线员工大多是本地人,大家快速回到了岗位,恢复生产。近600多名工人三班倒,加班加点,保障日产量达到1300吨。

“物流是保供给的最大障碍。”中国农业大学教授付文阁在春节期间发表农产品不涨价的倡议,在他看来,疫情期间,整个农产品产业的运转都受制于物流影响,“有的生产商面临着上游的原材料进不来,有的生产商面临着产成品销不出去。”

于建兵是三年前从温州到陵水种西瓜的,客户分布在北京、沈阳、河南、天津和江浙沪等地,和这里的许多瓜农相比,自己还是个新人。疫情发生后,许多客户也都先照顾老主顾的生意,自己的瓜接下来是什么命运,还不知道。

“每天都像打仗一样。”肺炎疫情爆发后,想念食品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想念食品”)董事长孙君庚每天睡不上五个小时。

外出的人少了,活谁来干

张龙和于建兵一个在北京,一个在海南,却都在为西瓜的事情想办法。往年,现在正是北京新发地农产品批发市场热闹的时候。春节里,从大年初一开始,就会有许多客户来张龙的西瓜店拿货,这里面有北京当地的超市、菜市场,还有很多饭店。

但今年,许多饭店没了客源关了门,来拿货的人一下子变少了。

南阳当地就盛产小麦,在原材料供应上,孙君庚还不太担心。但在产成品运输上,公司却要费一番劲。“车不够用。”往年春节前,想念食品会早早给各地经销商配送春节期间所需产品,今年春节,公司把自有的几十辆车都调用后,仍然满足不了日常的配送需求。公司开始发动员工,临时征用员工及家属的车辆,来帮助公司进行配送。同时,联系其他物流公司,帮忙配送,“我们配送范围越来越广,接下来运输还是一个问题。”

“在活禽养殖交易上,政府要思考解决办法”,付文阁认为,农产品产业一环扣着一环,不仅鸡的饲养会出现问题,鸡蛋保鲜期也会受影响。他建议,如果疫情短期没有得到控制,供需出现失衡,政府就要提早思考鸡肉的储备,“像储备冻猪肉一样,鸡肉也要及时进行储备,这样才能消解可能出现的供需矛盾。”

想念食品的员工有1500多人,孙君庚算了算,目前公司储备的口罩、酒精只够用一个星期的,而药店里的口罩、酒精还没有补上货,“防疫工作一定要做好,我们是食品行业,有很严格的生产标准,相应的员工防护也要有保障。”

在西安,陕西石羊农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主要有两大产业——农牧和食用油。疫情爆发后,董事长常青山提出石羊农科旗下的品牌好邦鸡肉要保障供给不涨价,但他也很担心,“一周以后,原材料的供给可能就是个大问题。”

“这些措施很及时,各地执行起来不能‘简单粗暴’”,一些企业人员担心,通知下发到各地之后,效力是否会减半,“尤其是在县城、农村等地区。”

物流是保供给的最大挑战

大年三十晚上,为了让封城的武汉超市里不断货,公司员工冒着雨,连夜驱车从南阳开往武汉,把90多吨的挂面送到当地的物流配送中心。

针对封路等问题,连日来,交通运输部发布了多个通知,确保做好疫情防控和交通运输保障工作,并要求在疫情防控特殊时期,将重要生活物资纳入应急运输保障范围,落实绿色通道政策,确保物资运输车辆“不停车、不检查、不收费”,优先便捷通行。

一周以来,送往武汉的挂面已达上千吨,“现在生产的挂面重点保障武汉,省外目前也在给北京等地积极发货”,孙君庚说。

1月31日,在武汉农批市场的一位客户联系到中国薯网要货,告知需要给武汉的超市供货,但提出了一个要求,就是按标准要求分选好,“他们那边现在没有能干分选土豆的人,大家现在都在家,没什么人想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