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那个扒下西方底裤的美国记者死了

几天前,有一个俄裔美国记者安德烈・弗尔切克(Andre Vltchek)在土耳其离奇死亡。

根据土耳其媒体报道,当地时间22日凌晨,现年57岁的弗尔切克与妻子乘坐出租车抵达伊斯坦布尔预定的酒店门前,下车时,妻子就发现弗尔切克已在出租车内死亡。

财经网金融以前海万科REITs和宝盈核心优势为例注意到,2019年以来股债均出现不错的行情,上述基金业绩均高于同类平均水平,且规模出现不同幅度的增涨。

弗尔切克这位太太家里是当地有名的富商,从事石油生意。

那段时间,弗尔切克被西方这些宣传机器彻底“洗脑”,对于那些被西方媒体歪曲的各种政治事件,弗尔切克也选择无条件相信。

青少年时期,宣扬西方文明的思想在比尔森无处不在,无论是在广播里,还是电视节目中,都充斥着大量西方节目和西方媒体的影子。

在这些会议上,弗尔切克亲眼见证了苏联解体后,西方资本主义国家是如何贪婪地对苏联进行掠夺的。

从单位基金分红比例上看,鹏华前海万科REITs作为历史上的首单“公募REITs”,今年以来平均每份分红金额最多,每10份基金份额分红79.12元的巨额红包。

血淋淋的现实让弗尔切克的世界观彻底扭转。

一边走,弗尔切克也一边把自己的所见所闻写成文章,拍成电影。

在纽约安定下来之后,弗尔切克开始学习拍摄电影,同时利用自己掌握多国语言的技能,偶尔做做口译兼职赚钱。

也就是在那段时间,弗尔切克和不少东欧的孩子一样,主动或者被动地开始接受西方文明的“洗礼”,收听VOA,BBC,自由欧洲电台等一系列西方媒体的宣传报道,并对这些报道内容深信不疑。

但是,弗尔切克很快感觉到,如今他面前这个真实的美国,跟西方媒体所宣扬的形象,简直大相径庭。

游历过世界各地,热衷于观察和记录人类苦难的导演、摄影师、作家记者,实在是数不胜数。

他生前走访过世界140多个国家和地区,他认为,这个世界数十年来的灾难,大多数都是西方国家造成的,在西方国家的管理下,这个世界正在变得越来越糟糕。

弗尔切克1962年出生于列宁格勒,他的母亲是中俄混血,父亲则是一名捷克裔科学家。

弗尔切克3岁的时候,全家从列宁格勒移居到捷克一个叫比尔森的工业城市。

正因为接受西方思想很深,成年之后,弗尔切克就义无反顾移民到了美国,拿到了美国国籍,如愿以偿成为了美国人。

一个偶然的机会,弗尔切克结识到了他的第一任妻子――一名来自休斯顿的钢琴家。

另据财经网金融梳理梳理发现,参与分红的基金中债基成发“红包”主力,占比超70%。而权益基金分红力度最大,其中,宝盈核心优势A/C今年以来共有12次,分红频率最高。华夏鼎利A/C分红8次,华夏回报2号分红7次分紧随其后。此外,还有工银瑞信中债1-3年国开行C、富国国有企业债AB/C、嘉实超短债等16只基金分红达到6次。

然而这些内容生产者和他们的受众之中,很少有人去探索人类苦难的根本原因和解决途径。

后来,因为工作的缘故,他在各大关于苏联解体的重要闭门会议上担任了翻译。

那些出卖了国家利益的高层一个个变得脑满肠肥,而那些为了祖国奉献了自己一生的工人们,却晚景凄凉。

在满世界采访的过程中,他自己也已经有十多次和死神擦肩而过。

另据了解,基金分红需要当年收益弥补前年度亏损,且当期不能净亏损。业内人士对财经网金融表示,公募产品分红次数和规模的增多,主要来自于2019年以来业绩的好转。

美国政府并不像媒体宣传中那样崇尚和平:因为在美期间,他亲眼见证了美国政府对利比亚发动的惨绝人寰的空袭。

弗尔切克是前苏联人,但他年轻,和大多数人一样,一度对西方媒体构建出来的世界有着盲目的崇拜。

因为最近几个月,在西方媒体疯狂攻击中国香港和新疆的政策时,弗尔切克是少有的敢说实话的记者,他直言西方媒体对新疆的攻击就是有计划的假新闻。

从那时候起,弗尔切克就开始游历各国,他走遍了地球的各个角落,游历过的国家多达140多个,去仔细探寻这些国家苦难的根源。

而中国,是打破这一切的唯一希望。

比如西方国家对1968年“布拉格之春”的各种歪曲解读,以及在苏联阿富汗战争的报道中对苏联的过度丑化,导致弗尔切克在青少年时期一度认为自己的祖国苏联是一个非常邪恶的国家。

比如,弗尔切克制作了一个纪录片――《卢旺达式开局》(Rwanda Gambit),讲述了惨绝人寰的卢旺达大屠杀。

有不少人甚至怀疑,弗尔切克的死,和美国CIA有关系。

但安德烈・弗尔切克一直在认真思考:究竟什么造成了这些人类的苦难?又该如何结束这些苦难?

因为他去的地方很多是战区,处在动乱之中,所以他经常碰到危险,有时候他刚走没多久,他的伙伴就被恐怖分子杀害了。

因为这层关系,弗尔切克是近距离地了解到了资本世界是如何运作的,这些事实让他对西方世界的迷信开始动摇。

美国社会也并不像他听到的那样自由平等和尊重人权:在主要居民为非裔和西裔的纽约哈林区,毒品、贫困、暴力各种问题层出不穷,但美国政府却放任他们自生自灭。

而且,弗尔切克虽然是一个美国记者,但这么些年,他一直在猛烈地抨击美国的所作所为。

目前,尸体已经被送到土耳其法医机构,虽然检查结果还没出,但警方认为,弗尔切克是“非自然死亡”,死亡原因非常可疑。

当时,苏联各大城市的电话交换机,通通被“私有化”,苏联引以为傲的科学考察船被迫贱卖给跨国食品公司,这样他们就可以在智利和秘鲁海岸为资本家捕捞深水龙虾。

实践出真知,在走访了如此多的国家之后,他得出的结论是――地球上唯一的问题根源,就是西方帝国主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