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天津新增2例境外输入性新冠肺炎确诊病例

中新网8月16日电 据天津市卫健委官方微博消息,2020年8月15日0-24时,天津市新增报告2例境外输入性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确诊病例。

截至8月15日24时,天津市累计报告境外输入性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确诊病例70例,出院病例68例,在院2例(均为普通型)。

截至2020年6月末,零售信贷余额达5194亿;9月末增至5358亿,其中99%来自第三方合作伙伴(2020年H1为99.3%)。

境外输入性确诊病例中:美国输入病例19例、英国输入病例18例、法国输入病例12例、西班牙输入病例7例、菲律宾输入病例6例、加拿大输入病例2例、瑞士输入病例1例、德国输入病例1例、科特迪瓦输入病例1例,塞尔维亚输入病例1例,瑞典输入病例1例,乌兹别克斯坦输入1例。(其中中国籍63例、美国籍3例、法国籍1例、菲律宾籍2例、乌兹别克斯坦籍1例)

陆金所招股文件提出一个观点:“互联网背景平台没有金融“血统”、缺乏金融数据和金融服务能力,在对借贷风险定价及为投资者提供适合产品方面是短板。”

梳理一下,陆金所对零售信贷、财富管理相关收益进行了拆分,属于“信息服务”的计入“金融科技平台收入”。“净利息”、“担保费”则被单列出来。从而突出了“金融科技属性”。

2019年,陆金所市场费用149亿,占营收的31.2%;同期蚂蚁集团市场费用亦高达180.5亿、占营收的14.9%。坐拥10亿级用户的支付宝,获客优势突出。

2019年,零售信贷业务收入393亿、占金融科技平台收入的93.8%;2020年H1,零售信贷收入207.5亿、占金融科技平台收入的96.7%。

截至2020年4月30日,陆金服出借人数、借款人数分降至65万、150万;逾期金额20.8亿元,金额逾期率1.96%,项目逾期率3.36%。截至2020年6月末,网贷业务存量资产从2017年末的3364亿降至478亿,其它资产达到3269亿,合计3747亿。

2020年H1,陆金所或收257亿、同比增长9.5%,疫情期间这样的成绩说得过去。

(作者为湖南大学材料科学与工程学院辅导员)

按道理撮合服务高于贷后服务,而且给适当的人适当的额度比贷后监管、催收重要得多。陆金所零售信贷收入四分之三来自贷后服务值得玩味。试想,与第三方科技平台合作的金融机构,更愿意为撮合买单、还是为贷后服务付费?特别是对期限不足一年的短期贷款,金融机构购买贷后服务的钱不大可能超过撮合。

2017年末,两家撮合信贷余额分别为2884亿和6470亿,陆金所相当于蚂蚁集团的44.6%;

(责编:孙竞、熊旭)

财富管理收入来自陆金服。2018年26.5亿营收中,22.4来自“存量业务”,4.1亿来自新业务;2019年营收降至26亿,其中21.5来自“存量业务”,4.6亿来自新业务。2019年,财富业务营收下降2%,其中新业务增长12.8%、存量业务下降4.2%。

出院病例中,宝坻区58例、河东区14例、河北区12例、北辰区7例、和平区6例、南开区6例、河西区4例、宁河区4例、东丽区4例、西青区4例、滨海新区3例、红桥区2例、武清区2例、津南区2例、外地来津6例。

核心业务之外,陆金所还有“净利息”、“担保”等名目的收入。2018年、2019年“净利息”收入分别为58.9亿、39.1亿,分别占同期总营收的14.6%和8.2%,殊为可观。“净利息”为正说明陆金所吃到了息差,估计来自将低成本资金交 “财富管理”及小额贷款公司所获利息。“担保费”通常由平台借款方负担。

2020年H1,陆金所零售信贷用户中92%有信用卡、57%拥有住房,无抵押借款平均金额14.65万元、抵押贷款平均金额42.24万元。#普惠得有些牵强#

截至8月15日24时,天津市累计报告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确诊病例137例,出院病例134例,死亡病例3例。其中:

“从这个时间轴来看,疫情没有出现过缓和下降的态势。”吴尊友表示,“在没有新的、特别有效的预防措施应用的情况下,未来一段时间,要期望疫情得到很好的控制,估计可能性不大”。

20219年,两家撮合信贷余额分别为4622亿和2万亿,陆金所相当于蚂蚁集团的22.9%;2020年6月末,陆金所撮合信贷余额回升到蚂蚁集团的24.1%。

陆金所净利润率稳定在接近30%的水平。2019年净利润133亿,净利润率27.8%;2020年H1净利润72.7亿、净利润率28.3%。蚂蚁集团盈利能力增强颇富戏剧性,2018年净利润率仅为2.4%,2019年净利润达180亿、净利润率14.9%;2020年H1,净利润达219亿、净利润率30.2%。

天津市无新增无症状感染者,累计34例(境外输入33例),其中解除医学观察30例、尚在医学观察1例、转为确诊病例3例。

陆金所主要费用包括市场费用、行政费用、运营费用及坏账损失、财务费用等。

背靠平安集团的陆金所与蚂蚁集团由互联网公司运营的,纯线上金融服务平台是错位竞争的。

可以这样推测:陆金所零售信贷业务中,拿到撮合费的也会同时拿到贷后服务费;有相当一部分、甚至大部分业务是从金融机构拿到贷后服务的外包,不仅获得一大块营收更使零售信贷业务撮合及贷后管理的总余额达到5358亿。

撮合服务包括信用评估与分析、匹配借款人与资金方偏好;贷后服务包括还款监控和催收。

2019年陆金所营收478亿、同比增长18.1%。同期,蚂蚁集团营收1206亿、同比增长40.7%。

截至2020年9月30日,零售信贷业务总余额5358亿元,财富管理规模3783亿元。

蚂蚁采用著名的“310模式”——3分钟申请、1秒钟审批、0人工干预。截至2020年6月,蚂蚁在12个月内为2000万小微经营者提供无抵押贷款,促成贷款余额2.2万亿,平均每单只有几千元,无疑更接近普惠。陆金所秉承银行“嫌贫爱富”的习性,喜欢把钱借给不缺钱的人,严格来讲没有脱离传统金融机构的窠臼。

第三是精准开展重点群体帮扶。针对湖北籍、“建档立卡”贫困户家庭毕业生等几类重点求职群体,除了“一对一”的简历和面试指导外,我做得更多的工作是结合这部分毕业生的个人特点和求职意愿,联系材料行业特色企业、校友企业和科研合作单位定向推荐,提高学生求职成功率。比如我通过学校校友总会联系到宁夏校友会,为一名想回家乡工作的宁夏籍贫困学生推荐了4家符合学生就业期望的当地优质企业,并主动向企业介绍学生在校表现,确保推荐到位,现在学生已成功签约。目前我所带的17名湖北籍和9名“建档立卡”贫困户家庭毕业生已经实现100%就业。

其次是持续不断开展就业指导服务。疫情阻断了我们和学生的面对面交流,如何将就业指导和服务送达到每一位学生就成了工作的关键。2月份的时候,我带的毕业生仍有31人没有落实去向,我通过电话摸清了他们的就业需求和就业意愿,“一人一策”建立了台账,并且每天通过电话和网络与他们沟通,督促他们投递简历和参加线上宣讲,实时掌握每一位毕业生的就业进展。除此之外,我一直在思考怎么用学生喜闻乐见的方式打破封闭隔离状态,开展就业指导。通过与学生交流,我了解到“90后”学生在B站上粘性很大,日常使用率很高。于是,我在B站注册了账号“一点人生经验”,专门开展就业指导直播,在内容上,除了简历制作和线上面试技巧,还邀请了行业龙头企业HR、优秀选调生代表等进行连线分享,同时有意识地调整授课风格和语言习惯,贴近学生、吸引学生。上半年我做了5期直播,观看人次超过2万,收到了不错的效果。

秋冬季将至,吴尊友提醒公众,一定要做好呼吸道传染病的防控,包括常通风、勤洗手、保持社交距离,在通风不好的情况或者人员聚集的情况下戴口罩,这种措施不仅可以防止新冠肺炎的流行,对于预防流感等其他呼吸道传染病也非常有效。(完)

目前累计排查追踪到密切接触者5255人,尚有131人正在接受医学观察。

三点意见:1)在P2P业务夭折后,陆金所硬是从平安生态中“腾挪”出“一篮子”业务,创造了多少增量只有自家人知道;2)营收规模成长性有些疲弱、靠高额市场费用维持;3)盈利能力尚可,但增长空间与营收同样不乐观。

截至2020年6月,陆金所财富管理业务连接了429家金融机构约8600个产品与1280万个投资者,其中75%投资金额超过30万元、88%购买超过1种产品。问题是依托平安庞大生态,陆金所管理的3269亿资产中有多少是自身创造的增量?

陆金所不够接地气,五行缺土。

陆金所零售信贷业务面向小企业主和工薪族。与传统金融机构相比,陆金所平台处理发业务量的能力更胜一筹。

辅导员是离毕业生最近的人,最了解毕业生的需求和难处,为毕业生打通就业“最后一公里”,是我们的职责更是使命所在。作为全国6.2万余名毕业班辅导员的一员,在未来的工作中,我将始终坚持以学生为中心,以学生的求职就业为头等大事,更加积极主动发挥作用,为毕业生做好24小时365天的服务,助力所有毕业生早就业、就好业。

陆金所定位科技驱动的金融服务平台,满足广大小企业主及工薪族未被满足的借贷需求并为中产阶层和富裕人群提供量身定制的财富管理解决方案。

陆金所的坏账减值(Credit impairment losses)也相当可观。2019年达18.6亿、占营收的11.4%;2020年H1又损失11亿、占营收的11%。说明陆金所没有彻底轻资产化,还要承担可观的环账减值损失。蚂蚁集团则没有此种“烦恼”。

吴尊友当日在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上指出,回顾疫情过去8个多月的变化,从年初以来,疫情全球走向一路上扬。3月下旬,全球每日报告新增确诊病例数突破5万;到5月下旬,全球每日报告数突破10万;到7月初,全球每日报告数突破20万;进入9月后,有多个单日报告数突破30万。

2019年零售信贷收入393亿,其中97亿为撮合服务费、296亿为贷后服务费。贷后服务收入占比提高到75.3%。

陆金所的厉害之处是打通了用户所有账户,知道在平安银行有没有存款和房贷、知道在平安人寿投了多少保费、知道在平安财险投保了几辆机动车……蚂蚁知道小微经营者的销售额、周转率,经营者是否定期缴纳水电费、停车费多不多,全年消费金额及结构,比如有没有买婴儿尿不湿……

吴尊友强调,多个国家的反弹案例提示,如果防控措施松弛,疫情就会反弹。要珍惜目前取得的防控成果,保持常态化防控的意识,密切关注每天的疫情信息通报,随时根据疫情变化调整个人防护措施。

从撮合信贷余额来看,陆金所与蚂蚁集团的差距越来越大。

陆金所主营业务是零售信贷及财富管理。2019年,陆金所营收478亿、净利润133亿;2020年H1,营收、净利润分别为256.8亿、72.7亿。

2020年,陆金所市场费用86亿、占营收的33.6%;同期蚂蚁集团市场费用60.7亿、较2019年H1下降41.8%,占营收的比例仅为8.4%。

2019年,陆金所技术方面支出19.5亿(2018年为16.6亿),相当于营收的4.1%;同期蚂蚁集团研发费用为106亿、相当于营收的8.8%。#不在一个档次#

陆金所的初衷是让财富管理和零售信贷成为栋梁,以“科技平台”面目示人。P2P业务不幸夭折,2019年8月停止吸收个人资金。财富管理退化为银行理财产品、集合资产计划及私募基金等传统业务。

前些年P2P网络借贷乱象丛生、天雷滚滚,监管部门严令“三降”——降存量业务规模、降出借人数、降供款人数。

陆金所核心业务是基于(金融)科技平台的收入(2019年在总营收中的比重为87.7%),分为零售信贷和财富管理两块。前者主要基于“平安普惠”展开;后者的运营主体是广为人知、曾经是“全球最大P2P平台”的陆金服。如今只有零售信贷业务一枝独秀,收入在金融科技平台收入中占比超过90%。

近日,南锣鼓巷增设“吃半份了吗,您呐”“光盘让人盘儿靓”等拍照对话框,供游客打卡留念。游客上传倡导光盘行动的照片至微博或微信朋友圈并标记地点,即可获得在南锣鼓巷多家文创店7折文创产品打折卡,或网红小吃的5折美食卡。

较多小吃店铺设计推出迷你版食品,供不同游客选择,“Mini小吃在南锣”正成为首都小吃街助力光盘行动的新做法,亮出首都小吃新“食”尚。南锣商会对地区餐饮企业、小吃商户发出南锣地区“拒绝餐饮浪费 践行光盘行动”倡议,多家网红南锣餐饮企业共同签订承诺书。

失去P2P业务的陆金所,不单少了一个栋梁,更重要的是没有了新锐之气。2015年“加冕”全球第一大P2P时的风光荡然无存,对估值影响很大。假如顺丰上市前说“对不起,快递业务做不成了,嘿店了解一下!”投资人怎么想?

2020年8月15日0-24时,天津市无新增本地新冠肺炎确诊病例。

陆金所撮合信贷期末余额小于期间新增额,比如2019年末余额4622亿,年内新增4937亿。这说明,相当大比例的贷款期限少于12个月。陆金所掌握用户金融数据有助于识别中长期贷款风险,用武之地不似其宣称的那样大。

当今资本市场的“审美标准”,营收增速高于一切,利润高低还在其次。冲刺上市之年,蚂蚁集团大砍市场费用,以更高的净利润取悦投资人,且2020年H1在疫情冲击之下还录得38%的营收增速。陆金所2020年H1年营收增速仅9.5%,若非加大营销力度费用,营收可能“跌给你看”。

2018年向资金方收取的295.8亿零售信贷收入中,83亿为撮合服务费、212.8亿为贷后服务费。贷后服务收入占零售信贷业务收入的72%。

确诊病例中,宝坻区60例、河东区15例、河北区12例、北辰区7例、和平区6例、南开区6例、河西区4例、宁河区4例、东丽区4例、西青区4例、滨海新区3例、红桥区2例、武清区2例、津南区2例、外地来津6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