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观察阿根廷总统新政聚焦三大任务

新华社布宜诺斯艾利斯12月10日电(国际观察)阿根廷总统新政聚焦三大任务

阿根廷当选总统阿尔韦托·费尔南德斯10日在布宜诺斯艾利斯宣誓就职。分析人士认为,恢复经济增长是新政府的首要目标,保障中低收入人群的民生、保持金融市场稳定、重新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谈判将成为费尔南德斯上任后聚焦的三大任务。

费尔南德斯早年担任过国家社会保险局局长,并在多个银行担任过要职,对宏观经济和金融领域都相当熟悉。2003年,费尔南德斯在阿根廷深陷金融危机之时出任内阁首席部长,带领团队与IMF谈判,让阿根廷得以延长还款期限,摆脱债务危机。

当地时间1月21日,美国疾控中心(CDC)公布了美国境内第一例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美国境内首个病例发生在西海岸华盛顿州的西雅图市斯诺霍米什县。

意大利作为目前欧洲新冠肺炎疫情最严重国家,“零号病人”至今成谜。

2018年,IMF与阿根廷政府签署了总额570亿美元的救助协议。费尔南德斯近来批评IMF的贷款没有被用来提高生产力,表示将放弃与IMF协议中剩余未提供的贷款。

苹果联合创始人是“零号病人”?

阿根廷是拉美地区债务负担最重的国家之一。截至2018年底,阿根廷公共债务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已经超过80%。如何控制债务违约风险也是费尔南德斯政府不得不考虑的问题。

从全球疫情发展来看,在研发特效药和疫苗、及时控制疫情发展的同时,找到“零号病人”,对遏制疫情的发展,仍然具有重要意义。不过,新冠病毒可能和艾滋病和SARS一样,没办法准确找到它感染的第一个人类。

时至今日,艾滋病、埃博拉、SARS等疫情从未明确找到严格意义上的“零号病人”。

阿根廷国家科学技术研究委员会研究员乔治利娜·洛萨认为,经济衰退导致阿根廷中产阶级人数迅速减少,失业率和贫困率居高不下,马克里政府奉行的新自由主义政策弊端日益显现。尽管当前的外汇管制措施属过渡性,但费尔南德斯今后调整金融政策的大方向不会改变。

“零号病人”,指的是第一个确证的流行病患者,在公共卫生学上称之为指示病例(index case)或者原发病例(primary case)。寻找和确认“零号病人”,对病毒的溯源以及疫情的防控至关重要。

在中东地区,伊朗成为新冠病毒传播的最严重地区。

短短的一个周末之后,新冠疫情已经开始在美国呈现出暴发的态势,三天之内,确诊病例数便从1万跃升至逾2万,成为全球确诊病例数第三多的国家。那么,美国的病毒从何而来?

当地时间3月11日,在美国国会众议院一场有关新冠病毒的听证会上,美国疾控中心主任罗伯特·雷德菲尔德面对议员们提问时承认,美国一些被认为是死于流感的病例,实际上可能死于新冠肺炎。而美国这一场流感始于去年夏季,曾陆续出现200多例肺脏纤维化病例。

从伊朗宣布的病例中可以看出,绝大多数都有库姆接触史。库姆是伊朗的第七大都会,拥有100多万人口。伊朗卫生部此前确认,库姆的1例死亡病例是一位商人,曾通过非直接航班去过中国。但谁是伊朗的“零号病人”,官方并没有认定。

但是,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发表声明否认了这一传言。声明表示:黄燕玲同学于2015年在我所毕业获得硕士学位,毕业后一直在其他省份工作生活,未曾回过武汉,未曾被2019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身体健康。

马蒂亚确诊前并没有到过中国,但1月底与一名从上海返回意大利的朋友一起吃饭,而其朋友的病毒检测结果为阴性,导致“零号病人”的线索中断。

近日,意大利知名的药理学专家马里奥·内格里(Mario Negri)告诉美国媒体,早在去年11月和12月,意大利就已经出现了高度疑似新冠肺炎症状的不明肺炎。此前,美国疾控中心主任罗伯特·雷德菲尔德也在媒体追问下承认,美国一些“流感”死者可能就是得了新冠肺炎。

中国最早官方确定的首例新冠肺炎,发病时间为2019年12月8日。此后中国疾控中心多项前期研究结论均证实,多名确诊患者与武汉华南海鲜市场有交集,“病毒最先就是出现在武汉华南海鲜市场”。

阿根廷经济学家巴布罗·萨尔瓦多认为,严格的管制措施使阿根廷资本外逃情况近来有所缓和。由于民众获取美元困难,一些商品的价格和支付方式逐渐与美元脱钩,这有利于阿根廷政府稳定汇率和抑制通胀。

虽然马蒂亚一度被怀疑为“零号病人”,但伦巴第大区主席丰塔纳坦言,“非常不幸的是,此前以为是‘零号病人’的人并非‘零号病人’”。

病人此前曾赴武汉周边地区旅行,当他开始出现症状时,通过病理分析,CDC确认该男子感染了新型冠状病毒的肺炎。

费尔南德斯在大选中得到了大多数中低收入民众的支持。支持者期待他上任后创造更多就业、提高工资水平、改善收入分配。但阿根廷当下面临严重财政赤字,费尔南德斯兑现竞选承诺面临不少困难。

据报道,伦巴第大区的第一例确诊病例为卡萨尔普斯泰尔伦戈镇联合利华公司分部的一名研究人员,名叫马蒂亚,现年38岁。由于米兰当地医院处置失当,马蒂亚2月16日至20日错失诊断机会,并导致至少13位亲友及医护人员感染,成为“超级传播者”。

费尔南德斯在8月举行的总统选举初选中得票率大幅领先马克里。由于费尔南德斯主张采取外汇管制措施,并表示如果胜选将与IMF就救助贷款条件重新进行谈判,这引发市场担忧,导致阿根廷比索对美元汇率一度大跌近25%。

分析人士指出,费尔南德斯的经济政策将惠及中低收入人群和中小企业,同时将把增加社会福利的成本转移到雇主与大企业。为刺激消费,新政府势必会实行更加宽松的货币政策。

伦巴第首位确诊者并未到过中国

重灾区库姆一商人曾去过中国

延伸阅读 全球累计确诊超33万例 中国以外确诊近25万 英首相寻求紧急制定新法规 或在24小时内关闭全境 新西兰总理宣布全国即将进入“封城”模式

今年2月,网络上一度传出武汉病毒研究所毕业生黄燕玲是中国“零号病人”的消息。

此外,也有人怀疑自己是美国第一批感染新冠病毒的人之一,他就是苹果联合创始人史蒂夫·沃兹尼亚克。沃兹尼亚克3月2日在推特上表示,他和妻子珍妮特1月4日从中国返回美国,珍妮特后来出现严重咳嗽,可能是美国的“零号病人”。不过,《今日美国》后来证实,珍妮特患上的实际是鼻窦感染。

苹果联合创始人沃兹尼亚克发推

找到“零号病人”,就相当于找到了一把能从源头剪断流行病的利器。但在人类的漫长抗击流行病的历史中,被找到的“零号病人”并没有几个。

直到现在,美国的“零号病人”仍旧是个迷。

在《科学》杂志的报道中,曹彬袒露了自己的不确定,“华南海鲜市场似乎并不是病毒的仅有起源地。实话说,我们现在还不太清楚病毒到底从哪里来”。

国际医学期刊《柳叶刀》1月24日发表一项研究显示,首例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确诊患者于去年12月1日发病,这比官方通报的最早发病日期提前了7天。这项研究由中日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主任曹彬、武汉金银潭医院院长张定宇等多位临床医学专家共同参与。研究证实,中国最早一例患者是一名年过七旬的男子,患有脑梗、老年痴呆,几乎不出门,更从未去过华南海鲜市场。而且在最早的前4名感染者中,也有3人没有华南市场“暴露史”。

意大利首例确诊病例为一对来自武汉的中国夫妇。两人于1月23日抵达意大利,后在罗马接受治疗。不过,虽然病例出现在罗马,但意大利疫情并没有在罗马爆发,而是发生在北部伦巴第大区。

与前总统马克里奉行减少政府对市场干预的政策不同,费尔南德斯主张建立一套限制投机资本的法规。他认为,不加干预的资本市场只会让投机资本不断涌入,要防止危机蔓延就必须采取保护措施。

据路透社3月11日报道,米兰大学传染病学教授、路易吉·萨科医院传染病科主任马西莫·加里的团队,对意大利患者的病毒样本进行基因测序,发现与一名1月份在德国被感染的患者高度匹配。加里说,病毒可能早在1月份经德国直接传入意大利。“我们可以想象,一个在慕尼黑被感染的人来到意大利首先出现疫情的地区,在毫无症状的情况下传播了病毒。”

竞选期间,费尔南德斯多次表示要“做大经济蛋糕”,主张通过拉动内需、增加就业来推动经济增长。舆论普遍认为,增加社会福利将成为新政府刺激消费的主要手段之一。费尔南德斯在正式就职前几日提出了名为“夏日计划”的经济改革方案,把保障中低收入人群的民生与振兴阿根廷经济紧密结合在一起。

一方面,零号病人与“一号病人”的时间线并不一定等同,这就让追溯过程犹如大海捞针。另外,追踪“零号病人”的证据链很难一锤定音,总会被反复推翻与再调整。

而意大利知名的药理学专家马里奥·内格里(Mario Negri)则告诉美国国家公共广播网,早在去年11月和12月,意大利就已经出现了高度疑似新冠病毒肺炎症状的不明原因肺炎。

分析人士认为,费尔南德斯表示要与IMF就救助贷款条件重新进行谈判,是希望能有更多资金用于发展生产,避免将外汇继续消耗在稳定汇率上。阿根廷政府今后或将更加重视发展实体经济,以减少金融波动给国家经济带来的冲击。

据IMF预测,2019年阿根廷经济将出现3.1%的负增长,年通货膨胀率将高达57.3%。

10月当选总统后,费尔南德斯随即与马克里会面,两人讨论的一项重要内容就是对外汇采取管制措施。

武汉华南海鲜市场并非病毒源头

但1月下旬,国际医学期刊柳叶刀发表的一项研究结论似乎与此相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