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排众议特朗普二次提名拉特克里夫任情报总监

中新网2月29日电 据美国《世界日报》报道,美国总统特朗普28日再次提名德州共和党国会众议员拉特克里夫(John Ratcliffe)出任国家情报总监,掌管17个美国情报机构。这是特朗普二度提名拉特克里夫,2019年8月,特朗普曾因两党议员批评拉特克里夫没有资格担任该职位而突然撤回提名。

据报道,特朗普的这项决定,意味共和党主导的参院将不得不再次商议是否批准这位三届国会议员来监督17个美国情报机构。

自那时起,在众院针对特朗普的弹劾程序中,拉特克里夫因成为特朗普的热心捍卫者而知名度上升。

但如今想来,这或许是独属于科比的最理想主义的结尾。

“我想在年轻时就死去”。这是科比离去后,他的生前挚友麦迪讲述的,有关他的片段。“这听起来很疯狂,但是科比说了这个——我想成为不朽的存在,我的职业生涯要比迈克尔·乔丹更好,我想年轻时就死去。”

在那则凌晨四点的消息过后,每一次有关科比的动态,都会吸引无数的关注,那是每一个个愿就此停息的灵魂在躁动。直至今天,与科比本人有关的故事,终于迎来了终章。

如果这就是最后的结局,接受吧,也许你曾想象过100种科比的结局,但你一定不会想到会是这样。但这也许却是最“科比”式的结尾。如同4年前那一声“Mamba Out”,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去。

据美国媒体的消息,洛杉矶当地时间2月7日,加州科罗娜德尔玛的太平洋景观纪念公园,科比一家在这里排了一场私人葬礼,只有亲友参与其中。

这是一个极致的完美主义者最疯狂的想法。“在年轻时就去死”,他便不会有英雄迟暮,不会有名将白头。他不需要怜悯,更不懈唏嘘,就如他在退役一战上的60分表演。而他的完美主义,更从球场,蔓延到人生。偏偏,这该死的命运此刻成就了他最后的倔强。

生前父女甜蜜的合影照,令人心碎。

特朗普的选择迅速引起参院少数党领袖舒默的批评。舒默说:“以一个有高度党派倾向的情报员,来代替另一个这样的情报员,对国家的安全没有帮助。在俄罗斯人干涉我们的选举时,我们需要一个无党派的领袖来掌管情报体系,这种人能客观地看世界和向强权讲真话。”

当地时间1月26日,已退役NBA著名球星科比·布莱恩特(Kobe Bryant)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卡拉巴萨斯市因乘坐的直升机坠毁而遇难,年仅41岁。  

一位英国作家同样说过:死是伟大的激情惟一纯洁、美丽的线路。

我终愿接受你的离去,只是,依旧讲不出再见。(完)

自从与特朗普关系紧张的柯茨(Dan Coats)于2019年7月宣布辞职以来,国家情报总监一职难以找到继任人,副情报总监戈登随后也离职。

也许,唯一的遗憾,是身边坐着最心爱的女儿吧。那是遗体保持托举状态,试图把女儿抛向地面的父亲,最大的不舍。但同时,科比最后谢世时的身份,也从一位篮球运动员,成为了一位陪伴女儿,保护着她的父亲。这也是他最后的光辉。

79岁的贝利因无法行走而抑郁。

“死亡是一种坦然的过程,是一种领悟。就像我决定退役一样,是一个接受现实的过程,没有运动员是永恒的,你总要自我斗争一番,所以我对此很坦然”谈及生死,科比曾这样说过。

可以想象,当科比知道他会以这样的方式结束传奇的一声,他自己,也会骄傲的和命运眨眨眼:我终究以自己的方式走完了一生。

但当看到79岁的球王贝利面对疾病时的无可奈何,看到这个垂垂老矣的国王因行动不便而感到羞耻甚至抑郁,你能想象,对好胜心只多不少的科比来说,这样的折磨,更甚于死亡。

特朗普在推文中宣布这个决定时,称赞拉特克里夫是才华洋溢的杰出人物。倘若拉特克里夫获得参院确认,他将取代格雷内尔(Richard Grenell),后者目前担任国家代理情报总监,同时保持美国驻德国大使的衔位。

生命的最大用处是将其用在某件能比生命更长久的事物上。无论从哪种意义上,科比都做到了。

不管你接受与否,接下来的日子,那个在你青葱年少的时光中划过的“飞侠”,今后将长眠于此,永久的留在了在这个距离斯台普斯中心75公里的地方。不会再有往日的喧嚣,与那里不同,这里同样人来人往,却静如深海,每个人的心头,都湿润却冰冷。

特朗普最初在2019年提名拉特克里夫,但在参院正式考虑任命他前,于8月撤回这项提名。特朗普当时屈从于有关拉特克里夫的资历问题,以及两党对他在情报领域经验不足的疑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