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鹏汽车5亿美元落袋新造车三国杀大局已定

一个月前还在“忆苦思变”的造车新势力“三巨头”,近来格外春风得意。蔚来获腾讯7070万元增持和银行百亿授信,理想汽车赴美IPO计划顺利推进,小鹏汽车也“喜提”资本青睐,于资本寒冬中迎来了新伯乐。

7月20日,小鹏汽车宣布完成由香港投资公司Aspex、国际知名对冲基金Coatue、高瓴资本和红杉中国等投资机构参与的C+轮融资,融资金额近5亿美元(约合人民币35亿元)。未来汽车日报(ID:auto-time)据公开信息统计,从2015年4月的天使轮融资至今,小鹏汽车已累计完成10轮融资,共获得约203亿元资金支持。

据中汽中心全国上险数据,截至今年6月30日,蔚来已累计销售46174辆,其中ES823073辆、ES623101辆,连续10个月蝉联中国纯电SUV销量冠军。此外,理想汽车仅凭一款车就在半年内达到销量近万,威马EX5则是继特斯拉Model 3后第二个销量过万的新造车单一车型。

2017年底,小鹏汽车宣布完成A0、A1、A2三轮A+轮投资,阿里巴巴集团、纪源资本、晨兴资本、IDG资本、经纬创投、顺为资本和光速创投机构成为其投资者。B+轮融资中,小鹏汽车拿到高瓴资本、K11、钟鼎创投等投资方支持,C轮融资后估值达到280亿元。

36氪此前报道称,小鹏汽车接近向美股市场秘密提交IPO文件,计划在今年7-9月上市,融资5亿美元,已聘请摩根大通作为主承销商。何小鹏则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坦言,该公司对美国及中国科创板均持观望态度,公开上市的最终地点还没有确定,“我们希望两者都能做到”,在美国上市的时间可能会更早。

小鹏汽车一旦上市,估值可能得到大幅提升,投资人所持有的股份价值也能获得高额回报。赶在IPO之前的投资机会,因此显得愈发稀缺。

今年入梅以来,阳新县出现5轮强降雨过程。据该县城东观测站监测,6月8日至7月10日8时期间降雨量为713.8毫米,较历史同期偏多172.4%,是2019年同期的5.14倍。

7月18日下午,蔚来第5万辆整车在合肥先进制造基地量产下线,该工厂自2018年5月第一辆蔚来ES8量产下线至第5万辆整车下线,历时两年两个月。

赶在IPO之前投资小鹏?

这也是小鹏汽车C+轮投资机构的共通点:注重长期结构性价值投资。

乘联会数据显示,2020年上半年,造车新势力销量排名第一至第五位的品牌分别为蔚来汽车、理想汽车、威马汽车、小鹏汽车和合众汽车,5家车企销量总和占造车新势力总销量的91%。

根据《阳新县防汛抗旱应急预案》的规定,经会商,该县防指决定于7月11日8时将防汛应急响应由Ⅱ级提升至Ⅰ级。(完)

蔚来汽车在纽交所上市已有近两年时间,理想汽车即将登陆纳斯达克,作为新造车“三强”之一的小鹏汽车也已按计划踏上IPO之路。

新造车“三国杀”正式开局

软硬件自研带来的技术优势,被视为小鹏汽车的护城河。何小鹏曾在小鹏P7发布会上透露:“我们从软件到算法,从数据到运营,从仪表到大盘,甚至主板的设计都做了。”小鹏汽车副总裁纪宇也表示,自研可以帮助小鹏汽车形成软硬件、生态闭环,把产品做出差异化。

小鹏汽车与理想汽车在纳斯达克上市后,蔚来将不再是唯一在美国上市的造车新势力“独苗”。

但从销量上看,与蔚来几乎同时成立的小鹏汽车已落下几个身位。

随着部分企业陷入困境,新造车第一轮淘汰赛即将进入尾声。对于跑在前面的“三巨头”而言,考验它们的将是打持久战的能力。下一轮新造车“三国杀”中,小鹏的理想会有“蔚来”吗?

“实现盈利的路径唯有大规模量产,相比找代工赶上市,自行建厂对把控产品更为有利。”威马CEO沈晖曾公开为自建工厂的生产路线站台。他认为代工在实际操作过程中和理论相差太多,产品在自己手里,绝大部分问题在制造过程中就可以解决。

比蔚来汽车晚半年交付的小鹏汽车目前累计交付超2万辆,订单量超1.5万个的小鹏P7将成为提振销量的主力军。

雪球财经曾评价称,高瓴资本的入驻在合适的情况下能产生巨大的乘数效应,可以合理升级被投企业的航道。高瓴资本创始人张磊也曾公开表示,不喜欢“天女散花式”的投资,而是找为社会创造长期价值的企业家。

网湖是富河流域第一大湖,亦是富河下游干流第一分蓄洪区。7月11日清晨6时,阳新富河水位23.70米,超过1998年23.69米的历史最高洪水位。面对严峻防洪形势,阳新县防汛抗旱指挥部研究决定实行网湖分洪闸开闸分洪。

小鹏汽车自建的肇庆工厂实现规模化生产,则补足了其“智能智造的最后一块拼图”。小鹏汽车方面曾向未来汽车日报(ID:auto-time)表示,自建工厂自主生产,补足了小鹏汽车从研发到制造,再到销售运营智能汽车全链条的完整性。

从投资阵容来看,小鹏汽车这次收获的不仅是5亿美元资金,更是主流投资人的肯定和信心。这场长达6年造车资格赛,结果似乎已呼之欲出。

从目前的投资人阵容来看,小鹏汽车不输蔚来。

自建的肇庆工厂,有望成为小鹏汽车“超车”的转机。

小鹏肇庆工厂建成及P7的顺利量产交付,或许是Coatue、高瓴、红杉下注的契机。投资人需要考量的,是其公司架构与产品规划能否支撑更长远的发展。

根据预计,网湖分洪后,富河水位将有所降低,但仍将保持高水位运行。

一方面,3家企业有望一起把市场蛋糕做大,增强二级市场投资人对新造车领域的关注。另一方面,投资人将不再只有一个选择,小鹏、理想这两位昔日伙伴,或许有朝一日会超越蔚来,成为市值最高的新造车企业。

受长江高水位顶托、富水2孔闸泄洪下压的影响,富河防汛形势异常严峻。截至目前,富河阳新站超保证水位运行5天,长江海口、富池水位在警戒水位以上且呈上涨趋势。该县先后有军垦、排市、三溪、枫林、浮屠、黄双口等镇区出现洪涝灾害;富河干流葵赛湖堤、长塘湖堤出现溃口险情,三溪河流域世才湖堤、八湘湖堤、上四方块湖堤出现溃口。

2020年上半年,小鹏汽车销量同比下滑51%至4698辆,在造车新势力销量榜上跌出前三,但这并不妨碍外界将其视为新造车“三强”的有力竞争者。张磊曾公开表示,当下的收入和利润无关紧要,只要能“疯狂地”创造长期价值,收入和利润早晚会跟上。

7月17日,小鹏汽车在北京、上海、广东肇庆和成都四地同步举办小鹏P7全国交付仪式。这款对标特斯拉Model 3的纯电动轿车,被视为小鹏“绝地反击”的利器。

曾在今年2月“大清仓”、清空蔚来、苹果、亚马逊等公司股份的高瓴资本,在2018年8月的B+轮融资时就表现出了对小鹏汽车的青睐。